【自闭了】今天我芥雏子就站定兰陵郑妃了

中意杂谈,乐见分析
喜爱美人,极度🌸心
沉迷拉郎,还有xie教
爬墙高手,墙头众多
日常抽风,失智暴言
过分护短,耳根子软
黄色废料,在线fan车
隐性B T ,激情逼逼
指点江山,傻逼文字
喜提嘤嘤,别致滑稽
心怀love ,世界peace

迦勒底的混乱亲子(伪爸爸去哪儿(又名这就是挖坑

  御主看了爸爸去哪儿后上瘾了,想看迦勒底的从者们带孩子,但是又觉得原本的父母组合有点没有意思(所以其实是为了自己的愉悦呢)于是打乱了父母子女的组合。因此出现以下的情况:↓↓↓

  ① 兰陵王&莫德雷德→saber培训组,又名如何把一个巴萨卡培养成saber,“我和你讲当saber的精髓就是用脸帅死敌人。”“莫德雷德入阵曲!!!”


  ②旧剑&童谣→王子公主的组合吗(?)总之相处的很和谐就对了(也很赏心悦目


  ③梅芙&杰克→是骑阶又是女性特攻


  ④二世&幼贞→说是父女更像师徒,“贞德和贞德alter你们学学幼贞”


  ⑤lancer师匠&幼闪→总之这不是弓阶本的恶意,就是这样。


  ⑥拉二&幼帝→“论法老是怎样练成的。”伟大的法老王手把手连你成为法老。


  ⑦大狗&伊莉雅→“他们一起去买电池的场景很温馨。”


摸鱼】薛洋if线《如果断指后被带回江家》(未完

设定,时间线都被吃了。

 

     这是一个很普通的冬日,还是正月但天气转暖,落在树上、道路上的积雪开始融化。山路难行加上道路泥泞,因而从眉山探亲归来的虞紫鸢不得不让车夫放慢了速度。

     江澄担心速度太慢不能赶回云楚和父亲、魏无羡一起过元宵,虞紫鸢闻言道又不差这么个元宵,以后还有。之后吩咐银珠让她传信给江枫眠告诉他归家的日子要晚了。

     傍晚,马车终于在宵禁前进了夔州城,寻了一间客栈,晚上的食宿也有了着落。

晚饭是和其他客人一起在大厅吃的,人多热闹是过年该有的氛围。人一多嘴就杂,客人们天南海北的敞开了聊,内容包含万千,无所不有。其中一件事就格外引人关注,那就是妖兽出没伤人性命。

     “听说最近那妖兽又出来吃人了,有个住山脚下的猎户,一家三口都被……啧啧啧,真是让人怕的要命。”

     “那个常家也算有仙缘了,他们怎么不管管?”

     “有仙缘顶屁用,他们也管了,然后竖着进去横着出来的。”

     “那咋办,万一来城里了吃人……”

     “听说常家请了金家的修士帮忙。”

     “兰陵离夔州那么远,等赶过来又吃了不知道多少人。”

      邻桌的对话一字不落的进了虞紫鸢的耳朵,摩挲着手上的紫电,虞紫鸢一脸沉痛的表情,叹道,这个畜牲大过年的都要闹,不让人省心。

知母莫若子,江澄知道娘是打算收拾这妖兽了。

第二天一早虞紫鸢带着银珠拜访常家,询问有关妖兽的情况,金珠则留下保护江厌离和江澄以及管理事务。

      虽然被叮嘱要练剑,本身也足够克制自律,但江澄毕竟也是个孩子,来到新的地方总有认识探索的想法。离开客栈后江澄便漫无目的的瞎逛,一路上吃吃看看倒也没觉得十分有趣,只是有家点心铺的糕点尝起来不错,便包了一些打算带回去给娘和姐姐尝尝。

江澄走出点心铺时,一辆马车飞驰而过,周围行人纷纷避让……


因为一首歌的缘故,我从酷狗跳到网易,但是又没有删掉酷狗。

之后,我在网易的歌,就是每日推荐的时候发现推荐的歌不是以前我在酷狗收藏过的嘛。


脑洞,推荐一首歌《女生徒》(虽然没多大关系)

一个特别的颓废的家主幻

   “虽然还能很好的主持家族的事务—嘛,紫堂家这么些年相较于其他家族可以说是原地踏步了,不过不能否认他是位勉强合格的家主——仅仅是家主,除此之外谁都不是了。”【侍从视角】

   被残酷的大赛打击到怀疑人生,兄弟全死了,朋友成了下任神使(就是金)爹也坑了自己一把,家族的摊子交给自己,根本没有摆脱的借口。

   “从今天起,你这个废物就是紫堂家的家主了。”

说完,卒。

    穿上家主的服饰,留起头发,甚至换了一副眼镜,将一个自己抛弃在过去。努力想要成为好的家主,不能让家族在自己手里崩坏,哪怕只是维持现状。

    族人在期待着我,哪怕过去的我声名狼藉,也在支持着我。是的,是的,会有想要损害破坏的人,是有着共同姓氏的人,于是他们就被清除,并不是我出手的。

    有一部分的我被留在过去,有一部分的我已经腐烂死去……

 


    目前就想到这里,想写一个温柔的幻,被迫改变却并不那么成功,心怀理想但是一直无法触碰,活的很清醒因而也痛苦着。

    最后是死去了吧,有病不去治疗,会偷偷给自己治因为还有好多事没有完成,治疗方法比较老套就是用着老方子是不是真的能管用就是另一码事了。不想让人知道,因为这样就会被要求去好好治病,直到好为止。“想要杀死自己但因为有愿望未完成,所以只能放慢速度。”


    不可能有人能救他。

    表达的不好,好多意思没说出来,或者有歧义。

@赋水仙术


怎么哪里都有wx啊,
我搜的的是另外一部作品的cos,结果一下子蹦出个wx,cos

唐朝诗人关系简介【科普向】

《王维诗选》:

发现我很多粉丝非历同粉,但我是一个兢兢业业只zqsg专注唐朝诗人的人,于是想着就给大家写一个科普,不是非常深入,但是也不简略。


可能还会附赠其他的一些资料链接以及我以前的一些关于这方面的杂谈。


站内转载随意,不过只接受站内转载,谢谢配合∧∧




这个【唐朝诗人关系简介科普向入门】是我今天的课前演讲,讲完后我补了一句“只要对唐朝诗人感兴趣的欢迎找我深入了解呀!”然后我们班人:“ppt!把ppt留下!”


笑死我了2333,ppt是我自己根据以前看过的各种乱七八糟各种各样的唐朝诗人关系图的基础上,根据自己这几年了解到一些知识进行了进一步的精确修正与补充,也放在lof一下吧!


因为以往看到过很多的唐朝诗人关系图……有一些诗人之间们的关系我个人不是很认同……于是干脆自己动手,把他们之间的关系又更细化了一些(。)


先给你们看我自己写恶俗的封面hhh()





那我们首先来看初唐。


黑色实线说明是当朝代的交往,蓝色虚线就有一点点跨时代的意味了。



【初唐】王杨卢骆当时体,轻薄为文哂未休。




这个应该都比较明显,以前看是说杨炯"吾愧在卢前,耻居王后",说来杨炯和宋之问曾经也是同僚。


文学上是有“沈宋”相称的,二人关系也不错。


杨炯与宋之问曾经一同分直习艺馆,掌管教习官人书算之类的工作。





【盛唐】送尔长江万里心,他年来访南山老。




盛唐有一个奇怪的粉丝链:张九龄张丞相以其人品才格气度以及高居相位获得了一大批诗人的倾慕喜爱,孟浩然就是其中一位,而大家都知道李白倾慕孟浩然“吾爱孟夫子,风流天下闻”,而杜甫又非常喜爱太白。话又说回来,张九龄比较欣赏的王维应当算一位了,他曾经给摩诘留诗:“知己若相忆,南湖一片风。”


再说孟浩然,他与王昌龄的关系相当不错,有诗为证:数年同笔砚,兹夕间衾裯(《送王昌龄之岭南》)。而王昌龄也和李白是好朋友,和高适、岑参的关系也很好。岑参和杜甫算是因同僚结为的朋友,而摩诘和子美也是同僚,摩诘那首很著名的“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的诗题是《和贾舍人早朝大明宫之作》,当时一同和诗的人除了他,就是子美和岑参了。


而摩诘关系最好的裴迪也和子美有交往,子美有诗《和裴迪登蜀州东亭送客逢早梅相忆见寄》。


摩诘和裴迪不用多说了吧hhh,两人曾一同把辋川玩了个遍,摩诘还给他写了“不相见,不相见来久。日日泉水头,常忆同携手。携手本同心,复叹忽分襟。相忆今如此,相思深不深。”


李白和高适那里有一点点恶搞,不过基本上的确是……曾经关系非常好的两人,在李白有难时,最终高适还是没有施以援手。


把李白和杜甫特意分开了两个箭头来表示,以此说明两人不同的态度。我挑了几个我自己认为能形容他们关系的词。我非常非常不喜欢用“一头热”或是“单恋”这样的词来对他们二人的关系进行阐释,没有任何一种友谊是以一个人的单方面付出进行的,何况是这样伟大的相遇。我理解的是子美之于太白是一个他很欣赏的后辈,并且那时的子美也才结束自己的游行,也正是裘马清狂时,与太白气质有相类的地方,所以二人可以很快产生友谊,放荡齐赵间。而太白之于子美不需多言,倾慕的前辈对他产生的巨大影响,后半生与太白相似的经历更是促使着他踏着另一个人的生命足迹完成对太白的理解,成为他的知己。


我们可以看出,盛唐主要诗人们的关系还是比较集中的,唯一格格不入的应当也是王维和李白两个有很多次相识机会偏偏正史上无半点交集的人了。我比较接受大众的说法,不是一个路子,不是一种气质,虽然两位都是神仙,也不妨碍两位神仙不愿相识啊,也是很微妙的关系hhhh




 



【中唐】昔年意气结群英,几度朝回一字行




元白刘柳就不多提了,关注我还能不了解元白刘柳吗(。)


不过要提一下为什么要用“诗友”来形容他们的关系,大概是我觉得没有什么能比“诗”更浪漫的词汇来形容他们,他们开创元白诗派,元和和诗数量上的翘楚,笔下的诗篇足够浪漫……最重要的是啊,乐天说他们“始以诗交,终以诗诀”。


至于刘柳,这个“死友”来自我的高中课本书下注释“柳宗元,与刘禹锡并称‘刘柳’,二人合为一对死友”。真真是生死患难两知音。


说来唱和诗这个东西,风气应当始于元和,刘柳开了唱和先声,而元白是那个时代唱和最多的了。


刘禹锡和元稹的关系非常密切的,大约是两个人性格秉性和志节相似,两人经常写诗“互燃”,而白居易和刘禹锡则是晚年重逢,互相慰藉着度过后半生了。


至于韩愈老师和柳宗元,我在这里用了“文章诤友”这个词,古文运动由他俩始,而且两人虽然政见相左,天人关系的认识也存在出入,但他们的风骨与气节却都令人敬佩。给大家安利一篇文章:莫砺锋先生的《中唐诗坛上的韩潮柳江》


乐天和子厚是真的没有机会认识……正史上也没有两人相交的痕迹,乐天在长安的几年里,子厚基本都在谪区……后来也没有回来的机会了。


关于乐天和李义山那个hhhh,北宋人蔡居厚在他的《蔡宽夫诗话》中,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白乐天晚极喜李义山诗文,尝谓我死得为尔子足矣。义山生子,遂以白老字之。”


元稹写过《唐故工部员外郎杜君墓系铭并序》,其中他极力推崇杜甫,也的确导致了后来宋扬杜抑李的风气。不过韩愈老师永远是坚定的李杜拥趸哈哈哈哈哈


关于韩愈老师和孟郊,他们是情谊很深厚的忘年交啦,分享一个不记得在哪看来的故事:“韩愈年少时,梦人与丹篆一卷,强吞之,傍有一人拊掌而笑。觉厚胸中如物咽,自是文章日丽。后见孟郊,乃梦中傍笑者。”







【晚唐】别后东篱数枝菊,不知闲醉与谁同




晚唐就相对比较散了……


微之和乐天曾经打压过张祜,而杜牧就相当于给他抱不平吧,虽然他本身也不是很喜欢元白二人233 。牧之曾经写“谁人得似张公子”,就是夸张祜的。


皮日休和陆龟蒙二人……真的是唐朝唱和最多的人了,甚至数量超过元白,还编成了《松陵集》,两个人整天过着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的隐逸生活……


至于小李杜……义山是比较敬重牧之的,因为牧之比他年长一轮,算是前辈,他也写给了牧之两首夸他的诗,可惜不巧,两首都写砸了……以前看到过一个很有意思的帖子:戏说李商隐和杜牧的关系




今天要不是复习我的古代文学,我打开目录,发现



就很快乐。我和我的大学同学们讲,我说你学唐诗,肯定绕不开唐朝诗人,更避不开他们之间的关系。


中学时我们学诗词歌赋,他们都只是停留在书页上,好像所有的诗人都长一个样,只要知道他们是唐朝,定义下是一群唐朝诗人,共性凸显出来了,但个体的鲜活和他们之间的交际被完全忽视。


分享今天抄的《唐诗的读法》中喜欢的一段:



你若真进到古人堆儿里去看看,你就会发现他们每个人之间的差别很大:每个人的禀赋、经历、信仰、偏好、兴奋点都不一样。他们之间有辩驳,有争吵,有对立,有互相瞧不上,当然也有和解,有倾慕,因为他们都是秉道持行之人。只有看到这一点时,古人才是活人。


一旦了解了一个时代诗人们之间的看不惯、较劲、矛盾、过节儿、冷眼、反目、蔑视、争吵,这个时代就不再是死一般的铁板一块,就不再是诗选目录里人名的安静排列,这个时代就活转过来,我们也就得以进入古人的当代。



他们有自己的好恶,有自己的朋友圈,那些如绚丽墨水渲开在诗里的友谊,是唐朝独有的浪漫与端庄。



把当时《青衫薄》的歌词又抄了一遍,分享词作曾经说过的这段话。


其实有的时候也会遗憾,譬如李白和王维真的纵使相逢不愿识吗,或者还有别的什么意难平……但是,也许李白和王维一直相看两厌,也许子厚和乐天真的没有相识的机会,也许李义山再怎么追逐杜牧之也不得——但那都没关系,他们依然有他们自己的江湖,热热闹闹,精彩纷呈。



这是我ppt的最后一页,背景是鹤鹤的元白,不论如何,江山契阔诗情在,他们的人生,他们的悲欢离合,他们的交情都会让人动容,都会让人感慨,让人神往。


我喜欢他们四年了,从最开始的一个人到一个群体,最后扩大到一个时代,再去琢磨他们之间的关系……我说不出别的,只能说真的是很快乐。


我安利了我们班的同学,讲完后他们都说“哈哈哈夸爆濯溪老师”“小火汁不错哟”,也希望能对看到这篇的你们产生一些帮助。


如有错误,敬请批评指正!


Fin.


后记:也欢迎找我聊他们呀,如果想深入了解的话。


尤其是刘柳,想了解刘柳请不要大意地找我呜呜呜!!


说来中文系的是真的好卖安利……我感觉我们班人天天吃我安利,不过很……匪夷所思的一件事是他们更吃刘柳,对元白没那么热衷,但是真的很喜欢刘柳,可能是受我的影响hhh


我们班有那么几个同学,平常我发说说不点赞,我一发刘柳,赞得比谁都快23333

抛梗预订Ⅱ《明明是三个人的故事为什么我就不能拥有姓名》

灵感来源于小殿下摸错马🐴的条漫。

   小殿下在战斗中摸错了马,导致赤兔迷上了被抚摸的感觉。一段时间内只要在小殿下的白马跑来加buff时赤兔都会挤走它,送上自己的身体。

   次数多了,小殿下的白马也不满意了,更可气的是小殿下居然也很乐意摸赤兔,一人一马还能交谈的很欢快。

   白马:主人,明明是我先来的。

        为什么我不能说话?!

   之后,赤兔和白马居然争起宠来,小殿下只得两边一块安抚,两边都在被摸得很爽的同时对对方有意见。

     白马🐴:呵,明明是我先来的,你赤兔出来横叉一蹄,你算什么东西。

    赤兔🐴:失宠了就该让位,你独得小殿下恩宠多年,是时候该让位了。而且我有声优,绿川光,我能说话!!!!

    白马惨败而归,之后它找到了美狄亚要了一瓶魔药(别问c妈为什么听得懂马说话还给了药)喝了之后就能像赤兔一样(脸,相似程度并不是很高)也能在一段时间内说话(声优是谁呢???)

   然后两个马🐴在迦勒底直播battle。

   小殿下:明明我也是争执的原因之一了,为什么我没有出场??

         我选择喀戎老师,拜托了,以后放技能!!

(我写了个啥啊(想写成迦勒底之甄.马.嬛传,所有的马类马型生物来争宠(??)小殿下是大猪蹄子(相信我我是小殿下真爱

【雷幻/幻雷】家主幻&海盗雷狮,摸鱼向

   雷狮在宇宙晃荡了半年多,某天想着去幻兽星看看紫堂幻。帕洛斯和佩利被踢下羚角号让他们自由放飞,而卡米尔则留了下来。一是因为两人的关系以及多年来养成的习惯,二是紫堂家的干果子别具一番风味,抓住了卡米尔的胃。

   到了幻兽星,卡米尔和雷狮分开独自一人去维护和安置羚角号,雷狮则轻车熟路的摸到了身为家主的紫堂幻的居所。

   庭院内,紫堂幻跪坐在屋檐下,身旁是两个大约六七岁的孩子,一男一女,他们小小的脸上是轻松愉悦的神情,正在和紫堂幻说着什么让他脸上的笑一直没停下来,谈话结尾两个小孩恋恋不舍的拉着紫堂幻的袖子不愿离去,紫堂幻则轻拍他们的头在背上推了一小把,立在一旁的女人会意带走了两人。

   雷狮耳力极佳,他来了之后所有的对话听的一清二楚,这其中包括两个孩子叫紫堂幻父亲。

  “来了的话怎么不出来让孩子们见见你?”面对这样的发问,雷狮拉开门从屋内走出来,随意坐到了紫堂幻身边。

  “我总要避个嫌,再说我认识你的儿女干什么。”

  紫堂幻看着从屋内延伸出来的脚印不由得叹了口气,又看雷狮直接坐在了地板上,便抽了身旁一个垫子移到他面前。

  “今天是冬至,直接坐在地板上会冷,而且我看你穿的也不多。”

  “还有你也不需要在我紫堂家避什么嫌。”

   雷狮看都没看垫子一眼,接着说“你这里不算冷,还没下雪,几个月前我去圣空星那里的雪下得很大了。”

   “今年冬至比以往暖一些。”紫堂幻顿了顿,似乎在想接下来的话,“那两个孩子或许也该叫你一声父亲,你要是不喜欢可以改成叔叔,当然也要看他们乐不乐意。”

    简直是答非所问,雷狮一脸不解的望向紫堂幻,顺便把摆在脚边的垫子垫到屁股底下。“你什么时候有的孩子?”

    “他们是分家的孩子,不久前失去了父亲,母亲又很不负责任……他们本身天赋也不错,于是过继成为我的孩子。”说完一杯热茶递到雷狮手上。

   “你为这事很高兴吗。”

   “肯定啊,也算是完成了一项家族任务。”

    雷狮自然明白其中的原因,紫堂幻和他在一起后对待子嗣的问题上心了不少,他不是在和一人保持关系的同时去找另外的人,但他也要想办法为家族未来培养家主,确实难办,如今有这样的事能顺利解决他的困扰那就再好不过了。

    “你打算让男孩成为家主吗?”

    “目前的学习中女孩比男孩学的更好。”

     “如果是女孩的话,我记得你们紫堂家没有这个先例吧。”

     “我还是希望姐弟俩能相扶扶持。”

摸鱼结束,乱七八糟的设定,然而就是想写(老夫老妻的日常(呸,闭嘴(*≧m≦*)

@赋水仙术

    

抛梗预订

Ⅰ:《那个披着虞姬皮的痴汉出来挨打》

  关键词:时空交错,骚话骚话骚话,痴汉,路人

小殿下在迦勒底上网,进了一个群,群名挺正经一看就是以他自己为主题。进去一看,满屏骚话,天天有人在里面求sè图,写小huáng文。其中有一个人,头像是虞姬,id是虞姬,群内活跃分子,发刀从不手软,文章结束小殿下本人必死无疑,包括和他组cp的也没有好下场。于是小殿下本人郁闷死了——莫非虞姬(被召唤到迦勒底的正真的真祖)在自己和项羽恩恩爱爱的之余还有这种,业务爱好。小殿下决定亲自会一会“虞姬”,然后,就是预料之内的骚话……以及“虞姬”其实是个披皮的痴汉而已。小殿下愤怒了——“你给我写小甜饼啊,我本人都那么惨了你还虐我(不”“谢谢你不写我的小huáng文”(本人见过太多自己的小黄文,基本上都是右位)(小殿下进的是自己右位的群)“幸亏你不会画画,不然我要眼瞎”

论兰陵王.脸有可能实现吗?——又名请出其他职阶的兰陵王吧

看了 @赋水仙术 给小殿下p的呆毛,想到了拥有好几个版本的看板娘呆毛,总觉得小殿下也可以出其他职阶。

比如

Rider,圣诞限定sr,兰陵王Lily,马也一块现界可因为腿短骑不了,但是要肩负起圣诞老人的责任去送礼物,前辈贞德Lily说去找麋鹿亲吧!手动艾特藤某人。(不骑马骑御主吧(不

兰陵王Lily,大概六七岁的样子,看起来超幼,个子还没长矮矮的,说话奶声奶气,还特别懂礼貌,被前辈贞德Lily带着一起去派送圣诞礼物。
贞德Lily:我也是前辈了(小殿下Lily真的喊了前辈w)应该担负起责任,他还那么小,不能很好的完成任务,前辈当然要负责指导!!

Avenger,为国征战却被自家坑(毒)死,不出个复仇者实在说不过去。是以死前的形态被召唤出来,成年人的模样(saber的样子很年轻啊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的样子)(但依旧很年轻不像三十几的人),长发,因为被毒死的所以耐毒性会挺高的吧。(后续想不出来了

泳装灵衣限定!!!!超级想看小殿下的身体啊(喂,

平时裹得挺严实的,泳装什么的,想想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