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然

一个脑洞,盾冬相关

  设定,①这里的吧唧是詹吧唧冬吧唧的完美结合(挺绕的,具体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啦
     ②你是吧唧的挚友

  你是一名B站阿婆主,做视频吐槽(蕾丝那样)、剪剪mad(日常厨力放出)、直播游戏。
   有一次你立了一个flag,说某某视频收藏过几万就直播女装——你在B站的性别设置是男。
    之后那个视频真的收藏过了×万,你不得不女装,但你本来就是女的,没办法只能让吧唧代替你女装了。
    之后吧唧就慢慢被你带入了B站。当然吧唧主攻游戏,你一个人的号就分成两个人了,你的粉丝发现了你(实际上是吧唧)更多的萌点。借着吧唧你又涨了几波粉。从此,B站阿婆主“我们玛斯塔没有良心”成了粉丝们心中的精分。
    与此同时,职员兼游戏宅大盾在朋友阿毛的推荐下看到吧唧女装,然后一见钟情了,觉得这个大大游戏玩的好又漂亮怎么怎么样的。
    好了,我编不下去了

——总之,这是一个有趣的爱情故事。
——你是助攻。
@林绘然

一个不成熟的脑洞,芥川、敦相关

灵感来源于《魔法少女俺》
  某一天,芥川回到家中发现他叔太宰在和另一个大叔(森鸥外)谈话,本来芥川不打算打扰长辈的,但太宰却叫住他并告诉他:你叔我以前是个魔法少女,你眼前的这个大叔是魔法少女的吉祥物。你不是想要我的认可吗只要你愿意继承我的职位我就认可你夸你。对此,芥川有一丝丝心动,但又有一些不愿意——先不说魔法少女是一种多么危险的职业就说这个大叔我也信不过,原来,几天前芥川见到森鸥外在街上追小萝莉。于是芥川表示,我要考虑考虑。森鸥外知道芥川在想什么,在和太宰聊了两句就走了,走之前还特意对芥川说总有一天你会答应的。
  第二天,芥川发现自己的妹妹遭遇了袭击被一群糊了马赛克的壮汉打晕绑了扛往异世界大门打算扔到另一个时空,这是森鸥外出现引诱芥川和他签订契约成为马猴烧酒,芥川救妹心切于是就和森.小可.鸥外签订了契约,成为了一名穿着哥特洛丽塔的少女。(真的是少女啊,变一个身就性转了。)然后银被救下,芥川也就开始保护横滨市了。
  与此同时中岛敦也被自己的老师国木田独步带到一个神情严肃认真但说出的话却让人三观震裂的大叔面前。和前面的芥川情况相似,敦开始也婉拒了之后救学妹镜花心切,于是他也签订契约成为马猴烧酒。
  从此两人开始了保护城市的工作。直达某一天他们相遇了。
  ——其实开始是变成兄贵啦,但我脑不出芥川兄贵是什么样,可是兄贵真的是好文明,于是有了支线二:
  →敦变兄贵依旧穿女装,芥川还是少女。某一天敦芥相遇,敦嘲笑芥川真的变成了少女(但是很可爱!),芥川嘲讽敦是变态兄贵居然穿女装(但是莫名看的下去啊,也不辣眼睛。)于是,两个人言语不合打了起来……再然后两人边打边怼并在前辈的指引撮合下合作进步(最后的最后就在一起啦!)
  在保护横滨的过程中他们遇到了仍坚持在战斗第一线有漆黑的小魔女之称的大龄魔法少女中原中也;不时会跑来对中也进行骚扰的芥川他叔太宰--迄今为止敦芥二人都没有见过太宰变身,可惜;还有一出场就自带闪瞎人眼的圣光(这导致从来没有人敢直视他)和十分庄严的bgm(这导致即使他是变成兄贵也没人笑)的国木田独步……
没了。
——目前只是一个脑洞(ಡωಡ)
——所以其实是侦探社的人变成兄贵,港黑的人变成可爱的少女啦(所以太宰是变成啥呢?)
 

一个不成熟的脑洞,吧唧相关

私设你♀是吧唧的挚友
(出于好玩)你带吧唧出来摆摊给人贴手机膜,
没了。
【震惊!昔日九头蛇第一男模竟沦落至摆摊贴手机膜,这究竟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
——吧唧贴膜是真的好--来自美国队长的代言

灵感来源于爱情公寓外传/贴手机膜真棒(/≧ω\)
不知道挚友设定算不算乙女向
以及,吧唧还是什么状态,摆摊会遇到什么事也没有想好(Ծ‸Ծ
@林绘然

坐公交没有一块钱,原本打算和别人换几张一块钱,结果她直接给了我一块钱让我去投币,感觉真不好意思啊

记梗 设定

凹凸+文野
人物设定,极度ooc,私设极多
元力技能=异能
人物各自的实力有被拔高或降低
【港黑】
首领:紫堂幻,(成年人,腹黑,留长发扎辫子)第一眼看到时会给人一种“他是个很好相处的温柔的人”,的确在工作以外的场合是这样,但在处理黑手党工作时却是杀伐果断,擅长战略部属与逻辑分析。是嘉德罗斯的监护人,日常中很宠着嘉德罗斯/当然在正事上就另当别论了。异能是召唤出可以变出各种事物的三只名为斯巴达的生物。
游击队长:嘉德罗斯,明明还是和孩子的模样却又惊人的战斗力和才智。对格瑞有一种迷之执着,一直缠着格瑞战斗。
【是被港黑宠着的存在
助手:蒙特祖玛、雷德
干部:金
         格瑞:(被嘉德罗斯缠着决斗于是被紫堂幻派往/紫堂幻也微微纵容了嘉德罗斯的请求和行为,目前仍在欧洲执行任务,金的挚友
         凯莉
         鬼狐天冲:一直想着搞事
         神近耀:前干部,因为好友安莉洁的死亡而叛离港黑加入武装侦探社
         十人长:莱娜、安特、维德

以上只是个人的设想ww
【以及紫堂幻的设定写的真多啊ww
【关于武装侦探社的银爵、小黑洞、神近耀、雷狮、卡米尔、帕洛斯、佩利、安迷修、艾比、埃米下次再写好了

忽然在想如果卡多克召唤的是berserker南丁格尔应该很有意思/棒读
先不论berserker耗魔,就说南丁格尔那身为护士的理念/态度,卡多克估计要疯。

一个不成熟的脑洞
混合了《恋如雨止》和《岛上书店》
卡多克(29)×安娜斯塔西娅(16)
大概就是安娜家破产了父母为了还债借高利贷,利滚利滚利滚利还不完被杀,父母死前把安娜托付给和他家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卡多克【至于卡多克为什么答应了我也不知道/没编好】
之后安娜就和卡多克一起在某小城市里生活/算的上是日常向的
【编不下去了
出场的还有玛修,咕哒子,咕哒夫等人吧
【说白了就是想写写皇女和卡多克过日子】
希望最后能是一个bad ending/卡多克死掉如何?
很多没有想到,比如卡多克是做什么工作来养活自己和安娜
希望有人能够说说想法补充内容☆

记梗,大纲,片段试写

当误会升华为艺术时是否应该发生些什么?
小太阳、那那性转。那那隐性姐控。
大致故事是:小太阳和飞哥在一起了(那那是这么认为的),那那异常不爽,咕哒子在里面瞎搅和(各种撺掇,发一些奇奇怪怪的帖子),致使那那怒火中烧丧失理智,之后跑去捣乱飞哥和小太阳的约会(并不是)…总的说来是一个吃飞醋的那那抢回姐姐(?)的故事。

片段试写

“啵…呣—吸溜~~啊~~~”阿周那看着咕哒子在座位上扭开扭去并且配合叫声脸上变换着不同的表情:向往、猥琐、娇羞、快活。阿周那看她那样的表现忍不住问:“咕哒子,你这是怎么了?”
  “那那,你还不懂吗?我在暗示你。”咕哒子说。
  阿周那觉得一阵恶寒向她袭来,“你换个正常点的表情,还有不要这么叫我。”
  咕哒子此刻的表情很是微妙,眉毛上挑,眼睛微眯俩眼珠一齐瞄向阿周那,面颊上浮现出两坨红晕,嘴角两边抑制不住地向上扬起。整个人散发出一种诡异而又熟悉的气场。说到熟悉,阿周那觉得如果咕哒子的脸是鲜亮的柠檬黄,那不就是迦尔纳房间里的滑稽抱枕,虽然咕哒子脸没那么大。不过——面前这个滑稽在向她暗示着什么?
  “你姐和齐格飞啊!”咕哒子一拍大腿,又猛的捂住右胸,“我的心好痛,我这已经是明示了,你怎么还不懂?!傻女儿。”
  “心脏在左边,还有我不是你的傻女儿。”阿周那看着咕哒子的表演不为所动。
  “你怎么不抓重点,我是说你也看到那张照片了,想想看,小树林里,孤男寡女,情投意合,接下来会怎样……”
  “我知道!”阿周那说。
……


阿周那倚着门框站定,看迦尔纳手忙脚乱地煎鸡蛋,不说话。半晌,她问:“迦尔纳你一大清早是干什么?很吵你知道吗。解释一下。”
  迦尔纳说:“我在做饭。”
  阿周那说:“我看得出来,你这个早餐
  是做给谁的?事先声明,你的手艺我不敢恭维。”
  “给齐格飞做的。”迦尔纳把鸡蛋翻个面继续煎,“他说他想尝下我的手艺。”
  阿周那脑子里轰的一声炸了。齐格飞齐格飞,何许人也?迦尔纳的人际圈子阿周那不说摸得有十成十清,也有八九成,比如她知道迦尔纳有两个关系好得就差轮流穿同一条裤子的朋友,吉尔伽美什和奥兹曼迪亚斯。三人人送外号黄金三靶,系学院扛把子,不过阿周那认为迦尔纳是去凑数的。毕竟黄金三靶比黄金双靶好听,一般说来,配以“双”字的称号情侣用比较好,那两人是情侣吗,不是吧。阿周那不仅把迦尔纳结识的人基本上混了个脸熟,还把他们主要交往的人也大致弄清楚了。至于为什么么这么做,阿周那表示,我闲的慌你管我。如此这般阿周那在听到齐格飞这个名字的一瞬间也只想到他是邻班的学生,一米九的身高,和迦尔纳有着同色的头发,对不起说的特溜,除此之外一无所知,失策失策。
  “迦尔纳,你是不是忘了三年前的事?”阿周那冷冷的说。
  “我还记得一清二楚。”迦尔纳回答。与此同时,她将煎好的鸡蛋和之前准备好的章鱼香肠放入便当盒中。
  “那你还明知故犯?!”阿周那猛的提高声音“你想让那个齐格飞进医院啊!当初那只猫不就是吃了你心血来潮做的饭肠胃出了问题在医院里待了一个多星期。”说完,她转身回房,途中还把地板踩得咚咚响,似乎在发泄怒火。
  迦尔纳对阿周那的态度有点迷,她还因为猫的事情而生气吗?来不及细想,迦尔纳迅速收拾东西出门,已经七点一刻了,离和齐格飞约定见面的时间还剩二十五分钟。迦尔纳在等公交车时,忍不住想到那只猫,心中有些怕。
  要不在齐格飞吃自己做的便当前打电话给医院,让他们先在预备着??
@刃牙  @沐莺低语
一个小时打出来手稿,,真的很垃圾。以后会有修改。

记梗、设定

Ⅰ:龙与怪物(龙,齐格飞;怪物,迦尔纳)
参考《美女与野兽》、《美丽的怪物》(出自《GOSICK》)
设定:①龙与怪物共享一个心脏
②怪物替龙照顾一株花,如果花枯萎,龙就永远为龙无法再化成人。
emm…大致是一个小太阳和飞哥的日常。
小太阳受好友的委托去杀死作恶多端的龙,结果被猪队友坑,死于NPC弓手的箭。龙赶走了所有人后用了某种方法和小太阳共享了心脏。于是小太阳就以一具尸体的状态继续存活于世。(也就是说这么多人只有小太阳死了)十几年后,国王为了取得龙的珍宝召集了勇士去杀死龙。阿周那为了检验并证明自己的实力(顺便,只是顺便给他哥报仇)就加入了屠龙的队伍。后来,龙被顺利杀死。当所有人进入龙所居住的城堡找寻珍宝时,阿周那出于好奇也进去了【emm…这里编的真是牵强啊。】,在某间房子里他发现了真正死去的小太阳。在小太阳身旁是一株枯萎的花。
嗯,关于飞哥为什么要救小太阳?飞哥表示,真对不起,你是死在我城堡里的第一个人,以及我看你第一眼觉得很…顺眼。
【至于,飞哥和小太阳的日常、小太阳为什么被称作怪物…emm我还没编好】
关于“美丽的怪物”:从前有个如同美丽的少女的怪物,在她身边有一只为她效劳的兔子,兔子凭借着自己迷惑方位的本领,驱逐所有企图接近或伤害怪物的人。
怪物赐予那些不被眷顾者恩惠,作为使者送达恩惠的就是兔子。
被人们爱着的怪物,不知不觉,当权者认为得到怪物就是得到权力的象征,因此盯上了她。
但是每次当权者想接近怪物时,总在怪物身边的兔子会变的非常凶狠从而赶走贵族。
于是,当权者出一个办法,他们认为只要把兔子杀死就能得到怪物了。
某天,当权者杀掉了想要保护怪物的兔子,本以为这样就能得到怪物。
没有人可以保护怪物了,贵族们兴奋的冲向怪物待着的屋子。
但是在他们打开门后出现的景象让所有人都不敢相信。
怪物死掉了。
原来,兔子就是怪物的心脏,他们是异体同心的,怪物的心脏已经死了,怪物随之也会死去。
【自我感觉这个设定用来搞事情比较不错呢】


齐格飞×性转小太阳
参考《小森林》、《狼之子雨与雪》
小太阳怀孕后,飞哥决定搬到乡下。之后两个人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日常中飞哥创作小说,小太阳各种闲。(不知道女性怀孕养胎期间要做什么…暂时这么写吧)
两人在春季至秋季的几个月里,利用当地的自然食材制作各种食物…【总之各种撒狗粮】后来,小太阳难产大出血死掉了,给飞哥留下两个孩子,一对姐弟。(姐姐有些父亲的蓝色眼睛、而弟弟有着母亲的绿色眼睛)后来,飞哥一边带孩子一边写小说。孩子们一直再问妈妈在哪里,飞哥不想说他们的妈妈死了也不愿欺骗他们说妈妈去了所谓的远方,孩子们见父亲那么为难又伤心,就不再问这个问题。于是就缠着飞哥问关于妈妈的事,爸爸妈妈是怎么在一起的。当飞哥讲到小太阳的过去,两个孩子都心疼的哭了,觉得妈妈很不幸但是飞哥说,(小太阳原话)/大致是,我没有觉得我以前有多么悲惨,但我知道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是遇见你齐格飞,并且有了这两个孩子……【之后的剧情没想好,大致是飞哥回忆和小太阳的恋爱吧】
至于大结局是,两个孩子最终知道了妈妈过世的事,飞哥带着孩子去给小太阳扫墓。晚上回来的时候,站在车站等车时,在马路对面看见了小太阳(没有带着耳环——飞哥当初取了下来,留作纪念)小太阳在向他们笑,两个孩子都喊着妈妈但都没有走向马路对面。

下次写个周&迦吧
@沐莺低语  @刃牙 好废啊,是不是?(*꒦ິ⌓꒦ີ)

记梗/英sir搞出来的大事

        最近很闲很闲闲得想搞大事的亚瑟.柯克兰成功的搞出了一件大事,虽然这件大事诞生于一次失败的魔法——别笑,没听过“失败是成功之母。”吗?好,让我们继续来说这件大事,大事的起源很简单,在第N次阿尔大嚼特嚼他做出来的司康/死扛周围人发出类似于“又见死扛!或者,“多亏了阿尔哥哥不用和小马修生离死别了”~又或者“这特么是人吃的吗?”这些不那么好听的话时,亚瑟终于忍不住了:你们是不是傻,我做的司康明明那么好吃,阿尔的反应不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吗?为什么你们不懂欣赏?我要让你们爱上司康!于是亚瑟就在午夜十二点现身地下室准备了一场名为“让全世界都爱死扛”的究极魔法,然而很不幸由于中途亚瑟过于沉迷于大家都求他大展厨艺做司康饼的美妙幻中导致咒语念错了一句,然后,整个魔法就从根本上更改了性质,成了一个回溯过去+养成的奇怪魔法。更可怕的是,这个魔法的波及对像还特别有意思,专挑兄弟/兄妹下手。对此亚瑟表示我要吃盘司康压压惊。那么沦为这次失败魔法的小白鼠的有哪些人呢?有从地理方位上来说隔英/国很远的挪/威和冰/岛,还有隔得更远的瑞/士和列/支/敦/士/登、德/国和普/鲁/士。事后对于这事基尔伯特很不爽,在刚结束了“弟弟养成亲哥”的快乐游戏后就带着他弟弟路德维希来找亚瑟算账,途中还和一起来的瓦修交流了一下被养成的感想。到了亚瑟那里不出意外的基尔伯特收到了亚瑟的嘲讽,哈,基尔伯特你那情况纯属意外我压根没想带你玩,你在这场魔法中充其量算是日用品店打折促销做活动里买两百送一百的那带洗衣液的分量,仅此而已。基尔伯特白眼也懒得翻撸起袖子就要去揍亚瑟,受到惊吓的大/英绅士一口连喷32个baka掏出魔法杖要收拾扬言要把自己揍得妈都不认识的白毛兔子,幸亏有路德维希拉着才避免了这一悲剧,路德维希以打架就削减香肠啤酒为威胁拖走了原本气势汹汹听了那话就立马怂了的基尔伯特后亚瑟又在心里盘算再来一次养成魔法,不过那个咒语是啥来着,又忘了。好了,那你对此次事件有个看法呢?请给吾辈一个解释,否则饶不了了你!亚瑟心中叫苦正想着如何说服瓦修拿开抵在他脑门上的猎枪时,写作诺拉读作小天使的少女开口了,兄长大人还是算了吧,我想亚瑟先生只是一时失误。好吧,既然吾辈的没妹妹都这么说了那就算了,但是如果下次你再把魔法施到我和诺拉身上,你就做好脑袋被我的枪打成筛子的的心理准备吧。说完瓦修拉着诺拉走了。很好诺拉一开@口比谁都管用,于是又是虚惊一场。亚瑟还没缓过一口气就听见了诺威轻飘飘的声音,很感谢亚瑟你的招待,让我和弟弟的了解程度加深,作为回礼我来让你和阿尔弗雷德的关系更进一步吧。完了,我怎么忘记他也是个魔法少年了。这是亚瑟在昏过去时的唯一想法。于是,亚瑟也和阿尔弗雷德经历了一次养成。

记个梗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