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并心怀希望吧☆

记梗,大纲,片段试写

当误会升华为艺术时是否应该发生些什么?
小太阳、那那性转。那那隐性姐控。
大致故事是:小太阳和飞哥在一起了(那那是这么认为的),那那异常不爽,咕哒子在里面瞎搅和(各种撺掇,发一些奇奇怪怪的帖子),致使那那怒火中烧丧失理智,之后跑去捣乱飞哥和小太阳的约会(并不是)…总的说来是一个吃飞醋的那那抢回姐姐(?)的故事。

片段试写

“啵…呣—吸溜~~啊~~~”阿周那看着咕哒子在座位上扭开扭去并且配合叫声脸上变换着不同的表情:向往、猥琐、娇羞、快活。阿周那看她那样的表现忍不住问:“咕哒子,你这是怎么了?”
  “那那,你还不懂吗?我在暗示你。”咕哒子说。
  阿周那觉得一阵恶寒向她袭来,“你换个正常点的表情,还有不要这么叫我。”
  咕哒子此刻的表情很是微妙,眉毛上挑,眼睛微眯俩眼珠一齐瞄向阿周那,面颊上浮现出两坨红晕,嘴角两边抑制不住地向上扬起。整个人散发出一种诡异而又熟悉的气场。说到熟悉,阿周那觉得如果咕哒子的脸是鲜亮的柠檬黄,那不就是迦尔纳房间里的滑稽抱枕,虽然咕哒子脸没那么大。不过——面前这个滑稽在向她暗示着什么?
  “你姐和齐格飞啊!”咕哒子一拍大腿,又猛的捂住右胸,“我的心好痛,我这已经是明示了,你怎么还不懂?!傻女儿。”
  “心脏在左边,还有我不是你的傻女儿。”阿周那看着咕哒子的表演不为所动。
  “你怎么不抓重点,我是说你也看到那张照片了,想想看,小树林里,孤男寡女,情投意合,接下来会怎样……”
  “我知道!”阿周那说。
……


阿周那倚着门框站定,看迦尔纳手忙脚乱地煎鸡蛋,不说话。半晌,她问:“迦尔纳你一大清早是干什么?很吵你知道吗。解释一下。”
  迦尔纳说:“我在做饭。”
  阿周那说:“我看得出来,你这个早餐
  是做给谁的?事先声明,你的手艺我不敢恭维。”
  “给齐格飞做的。”迦尔纳把鸡蛋翻个面继续煎,“他说他想尝下我的手艺。”
  阿周那脑子里轰的一声炸了。齐格飞齐格飞,何许人也?迦尔纳的人际圈子阿周那不说摸得有十成十清,也有八九成,比如她知道迦尔纳有两个关系好得就差轮流穿同一条裤子的朋友,吉尔伽美什和奥兹曼迪亚斯。三人人送外号黄金三靶,系学院扛把子,不过阿周那认为迦尔纳是去凑数的。毕竟黄金三靶比黄金双靶好听,一般说来,配以“双”字的称号情侣用比较好,那两人是情侣吗,不是吧。阿周那不仅把迦尔纳结识的人基本上混了个脸熟,还把他们主要交往的人也大致弄清楚了。至于为什么么这么做,阿周那表示,我闲的慌你管我。如此这般阿周那在听到齐格飞这个名字的一瞬间也只想到他是邻班的学生,一米九的身高,和迦尔纳有着同色的头发,对不起说的特溜,除此之外一无所知,失策失策。
  “迦尔纳,你是不是忘了三年前的事?”阿周那冷冷的说。
  “我还记得一清二楚。”迦尔纳回答。与此同时,她将煎好的鸡蛋和之前准备好的章鱼香肠放入便当盒中。
  “那你还明知故犯?!”阿周那猛的提高声音“你想让那个齐格飞进医院啊!当初那只猫不就是吃了你心血来潮做的饭肠胃出了问题在医院里待了一个多星期。”说完,她转身回房,途中还把地板踩得咚咚响,似乎在发泄怒火。
  迦尔纳对阿周那的态度有点迷,她还因为猫的事情而生气吗?来不及细想,迦尔纳迅速收拾东西出门,已经七点一刻了,离和齐格飞约定见面的时间还剩二十五分钟。迦尔纳在等公交车时,忍不住想到那只猫,心中有些怕。
  要不在齐格飞吃自己做的便当前打电话给医院,让他们先在预备着??
@刃牙  @沐莺低语
一个小时打出来手稿,,真的很垃圾。以后会有修改。

评论(5)

热度(7)